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bet36正版网址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原创精华 > 舞台文艺
闷丧(新故事)
时间:2016-04-08 15:41:37 来源: 作者: 张灿明 浏览:

 

    前不久,G县郊区S镇将近一半村庄被规划为新建工业园园区,经过摸底,对全镇涉及农户的征迁动员工作正式启动。这意味着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农民们将迎来农转非、进城里的新鲜事。正当大家喜忧参半,既为跳出农门欣慰,又眷恋这片土地的时候,最近,县人民政府的一个红头文件下来了。文件上面对养老保险、工作就业、孩子上学等等大家所关心的问题都作出了妥善安排,算是发了一个安民告示,让拆迁户吃了个“定心丸”。住房问题也是普遍关注的重点,县里出台的政策是按人头分配住房面积,每人除享受40平方米置换房外,还可以享受购买20平方米廉价房;不购廉价房的,可作价补偿;如是独生子女,可以按二人计算。至于啥时候开始计算在册户口,目前还是保密阶段。

    村民吴览家里有5口人,夫妻俩有个独生儿子,上面有个娘,还有个年近80岁的爷爷,这次拆迁按政策规定有6个户口可以参加分房。吴览晚上与妻子一直在枕头边算计,如果置换房拿了,廉价房也买了,那可是3个大套房,不仅老人可以分开居住,就连儿子今后结婚的房子也有了,这一生就啥都不用担心了。小夫妻这些日子常常好梦连连,醒来以后总是甜得不亦乐乎。偏偏在这个时候,吴览的爷爷病倒了。吴览不敢怠慢,马上叫车把他送进了县人民医院。

    老人进医院是在720。到25日这天上午,吴览的二舅带着礼品前去探望。病床上的老人神智有点不太清楚,盯着吴览二舅看了好一会才说:“你是谁呀……是吴览他奶奶啊……我们终于又见面拉……我好想你啊……”把二舅吓了一跳。原来老人把吴览二舅当做死去的老伴了!当地人把这种情况叫做“活见鬼”,吴览二舅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不详的兆头,看来老人病情很危险。

    二舅把吴览叫到病房外面电梯旁边的一个角落,压低声音向外甥透露了一个来自政府里头的重要机密:县里马上又将出台一个规定,凡是在81这一天零时在册的户口,都可以享受到这一次拆迁的分房政策;在这一天之前已经注销的户口,均不得享受此次政策。二舅告诉外甥,这个政策和各农户的实际在册人数要在5天后的81上墙公布,接受群众监督。

    吴览二舅是怎么知道这个机密的呢?原来,吴览他二舅是S镇的拆迁领导小组副组长,县里的不少核心机密他都有办法弄到手,难怪圈子里的不少人都称他为“通天大圣”,都爱与他套近乎,通过他“聆市面,探信息”。吴览更是从心底里佩服二舅“神通广大”。

    再说二舅对外甥吴览泄漏了县政府的机密后,见吴览一副呆子的样子,便千叮咛万嘱咐起来:“吴览啊,是聪明人就不必细说,现在有两件事你必须切记在心!”“二舅您说!”“首先是刚才对你讲的秘密不能走漏消息,这是关系到我饭碗和地位的大事;二是要舍得化钱为老人治病,想要你爷爷的分房名额,千万不能让老人死在81之前。切记切记!”

    二舅走后,吴览心想:二舅帮助自家如此用心良苦,自家自然要对得起二舅。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样保住爷爷的生命。吴览走进医生办公室,对主治爷爷毛病的陈医生表达了家人的愿望。医院按照家属的要求,尽量用最好的药物给老人治病,什么“白蛋白”、“生脉饮”、“回春液” ……反正能用的贵重药品都用上了。

    嘿,还别说,重视不重视就是不一样,到了第三天也就是727上午,老人脸上竟然透出一片红润,并且慢慢睁大了眼睛,认出了面前的每一个人,还嚷着非见他的宝贝曾孙子不可。一个小时后,吴览把儿子带到了病床前,老人紧紧握着他的小手,不肯放开,好一会,笑着点了点头,慈祥地睡着了。大家正在高兴,陈医生过来了,为老人翻了翻眼皮,搭了一会脉搏,摇了摇头说:“老人刚才只不过是回光返照,现在已经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!”家里人不相信,用手在老人鼻子下一试,果然没有气了。

    老人刚才还好好地,怎么说去就去了呢?吴览娘和媳妇、孙子刚要大哭,还没放开声音,就听到吴览突然大喝一声:“不能哭!”一班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呆了。好一会,吴览娘才怯怯地问:“为啥不能哭呀?”吴览压低了声音说:“老人死去的消息传出去,这个户口的房产还能弄到手吗?”吴览娘对儿子翻了个白眼:“人已经死了,能够长时间瞒过别人耳目吗?”一句话,把吴览问的哑口无言。面对这个难题,一家人顿时都觉得束手无策。

    一番搜肠刮肚之后,吴览忽然想到一个高智商的人来,谁?就是他二舅。吴览来到住院楼前的院子里,硬着头皮拨通了二舅的电话,把爷爷去世的事情和他说了。二舅听了很恼火,夹头劈脑把外甥责怪了一顿:“你小子真是饭桶,让你留老人在阳间多住几天都留不住,怎么能让你爷爷想去就去了呢?!”吴览心想,连医生们都无力回天,我又能怎么样呢?但是,他不敢这样对二舅说,怕惹他生气。只听二舅在电话中又生气地责问说:“看来你爷爷那份拆迁房分配已经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吴览连忙说:“怎么不想啊,做梦也想啊,只是人已经死了还有办法吗?”“办法都是动脑子想出来的。你是活人啊,能叫尿憋死吗?”“二舅,那您说现在还能怎么办呢?”

    二舅毕竟是二舅,关键时刻教了外甥一个绝招。这个招数叫做“闷丧”,就是人死以后,不告诉亲友,把办丧事搁置起来。

    G县有个风俗,凡是在农历除旧迎新之际,如果家里有人过世了,必须过了大年初三才去亲友家报丧,开办丧事,否则在这段时间里就给亲友家报丧会给亲友家带来不吉利。现在吴览二舅把本来在春节才有的“闷丧”习俗移用到三伏天气,不能不说是个创造性发挥。吴览对二舅说:“这个办法好是好,可是这大热天的,医院能让死人放在哪里不运走吗?”二舅说啦:“老人遗体医院绝对不能放,家里也绝对不能留,消息必须绝对封锁!”吴览问:“怎么个封锁法呀?”二舅说:“你可以悄悄地把爷爷的遗体先存放到火葬场的殡仪馆呀!”吴览想了想说:“不行啊,死人遗体进火葬场必须先到派出所注销户口才行啊!”“笨蛋,81还没到就去注销户口,你爷爷还有分房的份嘛?!”“可是火葬场殡仪馆收留遗体必须要派出所的死亡证明啊!”“你忘啦,你三舅是干啥的,他现在不是在火葬场当殡仪馆馆长么,这样的条件,换了别人能有吗?”“您是说,通过三舅的关系开后门进去?!”“你看你,说的多难听啊!这叫特殊情况特殊办理,这点小事你三舅他摆得平。这样吧,你三舅那里我去电话联系,你们让医院把你爷爷的遗体冰起来,等到晚上让你三舅派车来接!”

晚上850分,一辆殡仪馆接送车悄然驶进了G县殡仪馆,停在遗体停放室门前,车内的死者正是吴览的爷爷。掌管遗体停放室钥匙的老石正要打开大门,就听背后有人问:“收容遗体的手续办妥了吗?”老石转身一看,是市里新近下派过来的办公室副主任小刘。“刘主任,今天是你值班啊。是这么回事,车上过世的老人是我们殡仪馆馆长的亲戚,暂时还没有打死亡证明,要在这里存放几天,你看……”老石一面和刘副主任说着话,一边用眼神向呆立在一旁的吴览暗示着什么。吴览终于理解了老石的意思,马上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“红包”,向刘副主任衣袋里塞去,被小刘用手一挡,掉在地上。小刘对老石和吴览严肃地说:“殡仪馆收留和火化遗体,是人口管理的一个重要环节,没有派出所的死亡证明,绝对不可以非法接收的……”小刘正在和吴览他们讲道理,背后突然冒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谁说绝对不可以啊?”原来正是殡仪馆馆长——就是吴览他三舅来了。吴览刚要开口,三舅连忙用手制止。只见他转过身来对小刘说:“这件事情我清楚,并非牵扯违法犯罪的性质。我已经同意他们5天内补来死亡证明,尸体放到84日开完追悼会火化。事情就这么定了,消息不准外传,这是内部纪律!”老石见馆长这么说,马上去打开了存放室大门,动手帮助安置起来。

小刘见馆领导如此滥用职权,气愤地掉转身就往办公室奔去。一会儿,馆长笑嘻嘻地走了进来,拍着小刘肩膀说:“小刘啊,人嘛,哪会没有一点人情味呢!就说今天这件事吧,你要讲原则就算原则,讲小事也是小事一桩,下不为例嘛!”趁着三分醉意,吴览三舅就把外甥借死人分房的事一股脑儿对小刘全部摊了底牌。临走,再拍拍小刘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小刘啊,自从你挂职下派来本单位锻炼,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表现,总体印象不错。好好干,前途无量啊!”吴览三舅嘴上这般说,心里却在想:“小伙子,别跟我过不去,日后你挂职锻炼的表现鉴定,还得由我来签署意见呢!”

却说吴览二舅和三舅合力导演的这场“闷丧”好戏果然很成功。到了81那天,S镇全镇被征迁农户享受安置住房人员的名单如期张榜公布了。吴览这天早早来到镇政府的宣传张贴栏面前,眼光一扫马上找到了爷爷的名字,心中就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,不禁喜出望外,从心底里感激两位舅舅。

八月二日大清早,吴览家里传出了因老人过世而哀哀痛哭的声音。老人死讯报告发送以后,前去祭奠的亲戚友人、办丧事的吹打师傅、相帮打理的村上邻里来了一大帮。人们不禁问起为啥只见灵堂,不见老人遗体的事。吴览和妻子告诉大家,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,遗体早上已从医院送去火葬场寄存起来了。这般一解释,总算把事情瞒过去了。村民会干部根据吴览的报告开具了老人的死亡证明,派出所工作人员根据村里出示的证明,在死亡证明上填写了老人的法定死亡时间是:82日凌晨四时半。就是说,吴览的爷爷727在医院死了以后,经过“闷丧”这个程序,竟又稀里糊涂“活”过来了四天多!

举丧第三天,到了84日,吴览和家人乘车早早来到了殡仪馆,等待着前来参加老人追悼会的亲友们。七等八等都等到了将近十点钟了,应该举行追悼会了,发现还有两个说好了要来为老人送行的亲戚没有来。谁呢?就是吴览他二舅和三舅,根据原定安排,三舅还要亲自来主持追悼会的。大家说这二舅和三舅也太不像话了,这种事情应该早点到才是,怎么能让大家等这么久呢,真是!一直等到1020分了,吴览的手机响了。吴览马上按下接听键。“喂,谁呀?是三舅妈啊……什么……二舅和三舅都来不了啦……有这么忙吗……啊?啥……怎么会是这样呢……完了……”只见吴览拿手机的手抖了一下,手机掉地上了。

大家问吴览倒底发生了什么事,吴览再无法隐瞒事实,只得据实相告。原来,殡仪馆办公室的刘副主任把二舅和三舅给告发了,连同他们其他受贿作弊的事也都暴露了,这会儿已经被“双规”,正在县纪检会写交代材料呢!据说他们的问题很大,很多罪名加在一起,撤职查办是免不了了。

刚才还在为骗到一个户口的分房而高兴的吴览,此刻心里就象吃进了一杯苦黄连,一下从头顶苦到了脚跟,而且这种苦还有苦不能说呢。于是,吴览和亲友们商量后决定,追悼会也不开了,草草为爷爷火化了事。亲友们回家时,表面上都过来安慰几句,说了些表示同情的话,心底里却都在骂人:“什么狗屁舅舅,早晚会有这一天。”

事后,G县有个文化干部编写了一个“三句半”形式的节目鞭挞此事,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:

二舅三舅大混蛋,

教唆外甥搞腐败,

红花不戴戴手铐,

活该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版权所有:浙江省bet36正版网址_bet36体育投注信誉可靠吗_bet36游戏_网站下载 ©2013 浙ICP备09035080号-1号  网站管理
地址:浙江省平湖市新华南路1083号 电子邮箱:wenhuaguan@pinghu.gov.cn